槐乡映象

汇聚槐乡精彩分享
洪洞人的影像生活

洪洞大槐树文化:历史与文化的理性解读

在中国2000多个县级行政区中,要找出一个名声最大的恐怕当属山西洪洞县了。洪洞县既非面积最大,也非人口最多,何以在全国声明最显,这主要源于600年前的那场明代大移民。
根据记载,从明初洪武至永乐的50年间,从洪洞大槐树下出发的移民运动达18次,移民姓氏为1230个,移民总数超过150万,直接移民分布在河南、河北、山东等18个省、市,600多个县份。而后经历代转迁,大槐树的移民后裔又遍及全国乃至海外,总人口估计超过两亿。“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上老鹳窝。”这段大江南北广为流传的民谣记述了大槐树移民的史实,但也有人以“但不见诸史,惟见于谱牒”,产生了一些疑问。一个在当时不足10万人的县,怎能够向外迁出百万人众呢?

关于洪洞大槐树移民历史。明代移民是一场全国性的运动,其中山西是重点,先后有50多个县向外省移民,但历史为什么单单会定在洪洞大槐树?对于这个谜团,以往的专家学者,多从两方面进行阐述,就是元末眀初,因连年战乱造成的中原一带地广人稀,与此同时,晋南一带却是远离战乱,经济富足、地狭人众。本书还谈到,明代移民之所以选择在洪洞,首先是因为洪洞县是一个水旱从人、不愁衣食、人口稠密的农业大县,同时又处在贯通山西南北的大官道上,介于太原府和平阳府之间,并且离平阳府很近。这里一直都是官员来往、商旅过往的重要通道,因此,把它称为“官道”。据《洪洞县志》(民国版卷十六),明清时期的洪洞县“南通秦蜀,北达神京,车辙马迹,络绎如织”。处在这样一个重要的交通要道上,人流、物流以及信息的输入和输出都变得相对容易。而之所以选在广济寺一带,则是因为这里庙宇寺院很多,又有官仓、义仓、驿站等,而且又临近县城,所有这些都为移民活动提供了必要的保障。根据现有资料和研究结果表明,明代洪洞大槐树移民,无论从时间上,从地域范围上,从组织规模上来说,都是中国移民史上的顶峰,是中国历史上移民规模最大的一次。

关于洪洞大槐树移民文化。作者认为,洪洞大槐树移民在中国移民史上,占有非常显著的地位,但不能仅仅把它作为一个真实的历史事件进行研究,而应把它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对其蕴藏的丰富内涵进行探讨。也就是要重点解答“为什么数以千万人不假思索地一致声称自己来自洪洞”这一文化现象,这也是本书的重要价值所在。
首先,晋南、洪洞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这里流传着大量的远古人类文明起源诸如伏羲、女娲、炎帝、黄帝、尧、舜、禹的传说故事,这是大槐树文化得以产生以及令人信服的历史根据。赵城侯村建有女娲庙、女娲陵,这早在宋代就有了记载。此外,县境内还有四处女娲庙,而纪念女娲娘娘的民俗延续至今。与此相联系,洪洞也有很多关于伏羲的传说,在今卦底村一带至今称为“十里八卦”伏羲画卦处的古碑至今也还在。关于尧舜的传说,就更为丰富了,在羊獬和历山以迎娘娘、接姑姑为主要内容的“千年走亲戚”民俗流传至今。这是根祖文化的老根、直根所在,正因为有这棵老根,才有了大槐树这颗600年的槐根。
第二、洪洞之所以能塑造成一个象征或符号,士绅阶层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洪洞包括整个晋南,本来就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只是由于少数民族的南下,使这里的族群关系复杂化了。因此,当14世纪明王朝建立,在国家重塑汉族正统的背景下,洪洞士绅们通过一系列“发明传统”的实践来表达地方认同。这其中包括,强调这里是三皇五帝的发源地,从金元族群对皋陶、师旷塑造,到明初对其重塑,最后到晚清民国“民族-国家“建构下对大槐树的利用,使得洪洞形象一步步的凸显出来,并且逐渐超越了地域本身,最终成为数千万人认定的“故乡”,最终成为一个象征符号。这其中1914年洪洞地方精英景大启、刘子林等创修的“古大槐树遗址”和1921年景大启编撰的《古大槐树志》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在上世纪80年代,时任洪洞县委书记的刘郁瑞和县长王德贵筹建“大槐树公园”,更是功不可没第三、洪洞的成名,我觉得还有两个因素不能忽略。一是洪洞人的强悍刚烈、粗狂豪放、大度宽容、待人热忱的性格。从古到今洪洞出现过众多的历史人物,这些历史人物就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也是一种很强的文化软实力。二是县境内众多的文物古迹和旅游景点。洪洞境内除了大槐树移民旧址外,广胜寺和霍泉、苏三监狱等都是著名的旅游景点。特别是明代小说家冯梦龙在《玉堂春落难逢丈夫》有关洪洞的情节描述,以及后来由此改编的戏剧《玉堂春》的广泛传唱,对洪洞的知名度也起到了较大作用。

作者在《真实的故乡想象的家园》一文中曾写道,与其说洪洞大槐树是一个具体的祖先发源地,毋宁说它更是一个抽象的“故乡”的象征性符号,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根”的象征地之一。它既是民族精神的载体,又是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的象征。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在晚清以降民族存亡的历史关头,大槐树移民文化以其特有的文化底蕴和凝聚力发挥了重要的合群卫国的历史作用。我想,这也是阅读本书应该得出的结论。与此同时,从古大槐树遗址由谱牒到方志、由景点到景区、由历史到文化、由文化到信仰的转变历程中,细心的读者还应能够看到历史和文化是怎样在人的推动下一步步发展的,也能够体会到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是如何相互促进的。如能上升到这个层面阅读这本书,其现实意义自然就显现出来了。(《为什么是洪洞》乔新华著人民出版社2010年7月出版)

 

汇聚槐乡精彩分享,,洪洞人的影像生活,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