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乡映象

汇聚槐乡精彩分享
洪洞人的影像生活

天下洪洞第十集 槐树的旅途(下)

第十集 槐树的旅途(下)


 

         1921年,一直孜孜于搜集整理大槐树资料的景大启,终于写成了《洪洞古大槐树志》一书,开启了近代以来研究洪洞迁民史的先河。
       
       1982年8月14日,洪洞县志办在当年的《参考消息》上刊登了《古大槐树迁民资料征集启事》,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后陆续收到了来自全国21个省市的数百份家谱、族谱、墓碑和祠堂碑的抄件等大量移民资料,以致引起了费孝通、傅振伦、李毓珍等著名学者对这个问题的浓厚兴趣。

       这一意外之举,打破了这座小城的沉寂,跨越了600年散落全国各地乃至遍布全球的血脉由此相接,引发了此后的持续至今的寻根热。目睹了明初两代帝王战略雄心的大槐树,在明末枯死了,1651年,清顺治八年,南明桂王朱由榔颠簸流离的第六年,汾涧水暴涨,汹涌而来的波浪高两丈,直冲到这里,当年的庙宇庐舍,顿时漂没无踪。枯死的大槐树在巨浪里沉浮着远去,在漂流的旅途中,巨大的身躯变成了无数的细枝末节,在浊水流经的两岸回归到了大地之中。

       在第二代古槐北面,新生的槐枝破土而出,已经长成了粗大硕壮,同根相连的三代槐树,这样神奇的一幕,在天地苍茫中应验了木牌坊上“誉延嘉树”的预言,也暗示了古槐后裔的同根相连,生生不息。虽然,每一棵静止的树都在风中流传,每一个名字都镶嵌着一个姓氏的秘密,每一个人都流成了一条走向宽阔的河。但是,这里的大槐树,毫无疑问地成了千百万槐树后裔的精神家园和先祖图腾。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洪洞县委、县政府围绕这个“根”字,着力打造大槐树根祖文化品牌,一座气势恢弘的“大槐树寻根祭祖园”现在已经对游人开放。

       这座新的祭祖园,用不同的设计理念和建筑风格,把大槐树移民的历史和这600年来的沧桑变化串连了起来,它在极力向古槐后裔展现着老家洪洞的风土人情,悠悠往事。

汇聚槐乡精彩分享,,洪洞人的影像生活,谢谢支持!